您的位置 : 查池网 > 小说资讯 > 夏惜之纪修渝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_夏惜之纪修渝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小说阅读

夏惜之纪修渝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_夏惜之纪修渝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小说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夏惜之,纪修渝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萌宝阿璃,一纸婚约,她成了他有名无实的妻子。一次邂逅,她成了他实实在在的炮友。民政局前,她拿着契约协议,平静地开口:“契约到期,该离婚了。”指尖捏着她的下颌,指腹触碰着她的唇,纪修渝沉稳地开口:“新的契约现在开始,夏惜之,我许你余生。”她以为这辈子只是炮灰,却不曾想他将她捧在掌心呵护。爱她宠她,让她身处幸福的顶端。却不想站得越高,摔得越惨。“夏惜之,滚!”纪修渝冷峻地开口,眼里迸射着冷意。面容苍白,夏惜之的眼中泛着泪花:“你,爱过我吗??#34180;?#20320;配吗?”纪修渝鄙夷而嫌弃地回应。夏惜之苍白一笑,决然地转身。却不知在她身后,纪修渝的眼里闪过痛楚。

第3章换爱游戏

幽兰轩会所,夏惜之站在角落里,面无表情地和夏雪琪通话:“姐姐,你人呢?”

“有点事走不开,刘总你好好?#31119;?#20105;取续约。他是我们公?#23616;?#35201;的经销商,今晚你就做他的女伴。可别搞砸合作,要不然后果自负。”夏雪琪高傲地说完,便直接挂断。

?#32426;分?#36215;,夏惜之眯起眼:“最好别玩什么花?#23567;!?/p>

转身,夏惜之回到包房内。瞧见她,油腻?#24515;?#30007;走上前,热情地说道:“夏惜之,来,我给你介绍下,这位就是陈总,他?#38405;?#21487;是十分青睐。”

被称为陈总的男人牵着身材火辣的妙龄女孩,抓着她的手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:“对于夏小姐的芳名我可是如雷贯耳,今天终于?#34892;?#35265;到,果然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。”

夏惜之尴尬而?#39318;?#33258;然地将手抽回,浅笑地回应:“能遇见陈总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四人在沙发上坐下,夏惜之注意到,刘总总是色眯眯地在陈总女伴的胸上流连。仿若没发觉,夏惜之从容地和几?#32902;?#22825;。

“夏小姐,这杯我敬你,期待在工作中有合作机会。”陈总端着酒杯,笑着说道。

停顿了?#35813;耄?#22799;惜之拿起面前的那杯酒,礼貌地点?#20998;?#24847;:“陈总?#25512;?#24212;该是我敬你才对。”

陈总爽快地喝了酒,夏惜之有条不紊地喝完那杯。就在她咽下喉咙的那一刻,夏惜之敏锐地注意到,陈总和刘总的目光短暂地?#25442;恪?#35265;此,夏惜之眉心拧着。

喝过酒,夏惜之的内?#20320;?#24820;不安。而就在这时,刘总和那妙龄女孩突然离开包房。意识到不对劲,夏惜之起身,却发觉?#34892;?#22836;晕。“夏小姐,其实我?#38405;?#20542;心很久,可惜一直没机会认识你。”陈总抓住她的手,整个人凑了过去。

闻言,夏惜之冷静地抽回手:“陈总抬爱了,我这个有夫之?#38745;?#20540;得陈总?#19981;丁!?/p>

“A市谁人不知,你和纪家大少爷要离婚了。夏惜之,不如你跟我……”陈总再次抓着她的肩膀。

感觉到?#33268;?#30340;微弱电流,夏惜之的脸瞬间苍白。拍掉他的手,夏惜之愠怒:“陈总,请自重。”

看到她的反抗,陈总笑眯眯地说道:“人都来了何必?#39318;?#30684;持,今天这换爱游戏的局,我要是放了你,岂不是做了赔本买卖。”

换爱游戏?夏惜之瞬间明白,胸口阵阵起伏。?#37221;?#24594;火,夏惜之冷静地看向他:“陈总,就算我将离婚,我现在还是纪修渝的老?#25319;?#22312;他婚内给他戴绿帽,修渝和纪家,会饶了你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陈总的神情明显犹豫,?#34892;?#36831;疑地转动眼珠。

双腿渐渐发软,夏惜之冷笑地补充:“我和修渝一夜夫妻百日恩,如果我跟他说,你侵犯了我,你还有命活着吗?”

身体本能地往后,陈总?#34892;?#24908;乱:“?#19968;?#26377;事,先走一步。”说完,陈总踉跄地逃走。

扬起嘴角,夏惜之没想到纪修渝这招牌还能管用。头晕得厉害,身上越来越热,夏惜之清楚,她被下药。

拿起酒瓶,夏惜之啪地将酒?#30475;?#30862;。拿起碎片,夏惜之把心一狠,直接在白皙的大腿上画下一道血痕。伴随着疼痛,夏惜之的脑子清醒些。

站起身,夏惜之撑着身体,往外走去。电梯内,被疼痛?#25346;?#30340;药效再次席卷而来,夏惜之意识到,这药性很猛。

电梯打开,夏惜之抬起头,熟悉的脸闯入视线。看到他,夏惜之忍着冲动抓住他的袖子:“我被下药。”

闻言,祁先生神色一凛。没有说话,立即弯腰将她抱起,快步离开会所。?#30340;冢?#24403;他的肌肤碰上她,夏惜之一声惊呼。“需要我你帮泻火?”祁先生低沉地开口。

看着他,身体不停地叫嚣着想要。想到夏雪琪得意看戏的嘴脸,夏惜之咬着牙:“我不会让她如?#31119;?#40635;烦送我去医院。”

说话间,夏惜之拿起玻璃碎片,继续在大腿上画下一道,只有疼痛能让她保持片刻清醒。看到她的举动,祁先生瞳孔微睁:“你对?#32422;?#30495;狠。”

夏惜之沉默不语,只是用力?#37221;?#24515;头的欲火。祁先生也不再废话,利落地坐上车,扬长而去。

第二天,夏氏公司。夏雪琪双手交叉,食指互点着,饶?#34892;?#33268;地?#21364;?#30528;某?#35828;?#21040;来。看到大门被推开,夏雪琪扬起下?#20572;成?#24102;着得逞的笑意:?#30333;?#26202;还愉快吗?”

平静地走到她的面前,夏惜之微笑地看着她。忽然,夏惜之扬起手,啪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夏雪琪漂亮的脸蛋上。

夏雪琪震惊地瞪大眼,愠怒地看向她:“臭?#23601;罰?#20320;敢打我?”

“这巴掌,就算是送给姐姐的一点回礼。昨晚的局,你花了不少心思吧。”夏惜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愤怒的样子。

霍地站起身,夏雪琪扬起手作?#24179;?#35757;她,却被抓住手腕。“夏惜之,你该跪地?#34892;?#25105;。我只不过是帮你找好下家,免得你孤独终老。”夏雪琪鄙夷地说着,使劲地想要挣掉她的手。

夏惜之拽紧她的手腕,娇笑道:“多谢姐姐好心,可惜没能让你如愿。并不是所有男人,都有胆子上我。不过姐姐,我的事情不用你费心。这种事,我不希望再发生。要不然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到时,吃亏的是你。”

眯起眼,夏雪琪讽刺地说道:“你敢威胁我?就算我?#33804;?#25226;你轮了,你又能拿我怎么样?”

“如果吴默凡知道,当初我跟他分手的原因,你说他还会娶你吗?还有那件事,他要是知道,会不会为了我,义无反?#35828;?#25243;弃你?嗯哼,还真是期待呢。”夏惜之悠?#39057;?#35828;道。

面容瞬间苍白如纸,夏雪琪铁青着脸,攥紧拳头。满意地看着她的神色变化,夏惜之撩了下额前的刘海,甜美地笑着:“姐姐要是没其他事,那我?#28909;?#24037;作咯。”说完,夏惜之心情愉悦地离开。

走出办公室,夏惜之?#25484;?#31505;容,冷漠地离开。她不在意夏雪琪的嫉妒和报复,但谁想动她,她也不会坐以待?#23567;?/p>

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

花式撩妻:老公,别放肆

作者?#22909;?#23453;阿璃类?#20572;?#29616;情?#21050;?#36830;载中

一纸婚约,她成了他有名无实的妻子。一次邂逅,她成了他实实在在的炮友。民政局前,她拿着契约协议,平静地开口:“契约到期,该离婚了。”指尖捏着她的下颌,指腹触碰着她的唇,纪修渝沉稳地开口:“新的契约现在开始,夏惜之,我许你余生。”她以为这辈子只是炮灰,却不曾想他将她捧在掌心呵护。爱她宠她,让她身处幸福的顶端。却不想站得越高,摔得越惨。“夏惜之,滚!”纪修渝冷峻地开口,眼里迸射着冷意。面容苍白,夏惜之的眼中泛着泪花:“你,爱过我吗??#34180;?#20320;配吗?”纪修渝鄙夷而嫌弃地回应。夏惜之苍白一笑,决然地转身。却不知在她身后,纪修渝的眼里闪过痛楚。

小说详情
排球队员位置图
澳洲幸运5几分钟开一期 爱彩人幸运赛车直播 大乐透复式20加8多少钱 168娱乐平台 三连肖怎么才算中 大乐透17038开奖直播 海南体彩中心官方网站 福建快三今天 3d 体彩福建36选7中奖规则 中国福利彩票pk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加微 青海快三电视走势图 半全场主主是什么意思 彩票网站平台骗人招术